--/--/--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08/19 (Tue) ... 080817、080818 repo(?) 所谓命运

又是一天过去了
才能仔细回想 一边纠结着今天的事 一边回想着昨天的事
我们是幸运的这一点我明白 可我们又做了谁的炮灰
别人做了什么 始终无能为力 我能想到的只是希望少爷高兴
心累 很累很累很累
人始终都是不能知足的动物 这样的自己我有点烦


以下,依旧,请不要转贴其他地方。谢谢。照片我不放出来了,单独说吧。


8月17日

下午三点在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进不进得去的情况下 我抓起包包奔出家门
预计坐两个小时的公交冲向农大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做这么疯魔的事情
到人大的时候 终于忍受不了公交的龟速 跳下公交改打车
因为农大看得很严 没门票、没证件基本进步去
我一路上想了各种借口 甚至想如果不让我进就站在门口哭
到了门口以后 我假装镇定目不斜视的往里走 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
一个人没理我 第二个又没理我 我愣是一路畅通的进来了!!!差点蹦起来

和步子会合 知道另外三个姑娘因为进不来 在门口买了黄牛 现在进场馆看比赛了
并且得到一个沉痛的消息 少爷他进去了 而我们。。错过了。。。
于是抱着他进去了就一定会出来的心情 开始在停车场附近等 和NTV司机套消息
比赛快结束的时候 大好和LK从场馆出来了
帮忙买了MS里五只带的福娃头饰 加上鸡排 我们5个刚好一人一枚 很圆满

站在出口 身边停着fuji和ntv的车 我觉得每一根神经都高度紧张
然后 小仓叔出来了!! 依旧有摄像机跟随拍摄 依旧和颜悦色的Okura桑
对我们点头示意 紧接着问了可以一起拍照么 小仓叔顿了一下 站了过来
我们紧凑过去 我就站在他的旁边 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热量 一切都像做梦一样
对着车上的仓叔挥手 忍不住地笑 照片上的小仓叔也很温柔的笑
原来真得这么真实的存在着 这样的他一直感动着我们 很安心
随后是滨田 当有人提出和他合影的时候 和很可爱的特地摘下墨镜 摆了个很正式的pose
我们几个不知道在发扬什么风格 竟然没有过去 于是和一个女生拍完照
他就很时间的匆匆上车了 很遗憾。。 但深感小滨也是很随和的大叔啊
fuji的车开走了 接下来就是NTV了 果然 没过多久 就有人出来了
看到的 竟然是明石家秋刀鱼san!!! 果然很大牌 有点瘦的明石家さんまsan

出来的人越来越多 观众、其他媒体
还有日本运动员京子的爸爸和助威团 在门外面庆祝 熙熙攘攘的人群
我们焦急的等 中间还发现有其他人拿着相机在准备
我们竟然急了"别照相!干什么呢!" 说出来之后 我很惊讶我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们带着福娃的头饰 过了一会 终于出来了 樱井翔!! 终于可以在白天看到你了!!
混在人群里 越来越近 一眼就能抓到的气质出众的翔
"1,2,お疲れ様でした!!" 下一秒少爷条件反射的点下头
是日本人特有的那种鞠躬
一直低着头的他抬头看我们一眼 看到福娃的时候 愣了一下 嘴有点张开
我觉得那是小shock一下的仓鼠表情 可爱!!!
他心里在暗爽吧 可你为什么不能笑一笑 我们都在等 哪怕浅浅的笑
我紧捂嘴 看见了 很大很漂亮的眼睛 重重的眼线长到眼角的外面 真好看
转过来的时候 我离他很近 现在想 那是近到伸手就能够到他距离
但当时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或者说脑子里什么想法都没有 停住了
大家都很静 看着他上车 坐进去后排 车里很 甚至看不见他的脸
抬起手想向他招手 最终他还是没有看见 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 车关上门开走了
那玻璃上色的膜像是一堵墙 隔在眼里也隔在心理
车里的他 有可能看着头戴福娃的我们么 有可能笑喷了么 或者有可能只是低着头么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整个人像真空了一样 缓不过来
这么近的距离 恐怕这辈子也不会再有了吧
知足么? 不知道 我们想要一个浅浅的笑颜 希望你能开心

(然而 让我感到无力的是 我们又作了炮灰 直到今天晚上我才知道
就在他出来之前 在摔跤馆里 不长眼的志愿者一直在照他 很多照片 他刚刚生气了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我们每次都碰到这样的事 为什么我们每次都看到刚生过气的少爷
这样的话 我们做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他怎么会笑 怎么会笑!
我刚才一直在怨恨那个人 我说她不要脸
但是我们又能责怪谁 或许这就是命 怪不得谁
我们安慰自己说 咱们是治愈他的那个
他不开心了 但是看到福娃的我们 他一定会开心吧
话笑着说 眼泪就往肚子里咽 可是又有谁会甘心
他的笑 KT饭看见了、老头饭看见了 我们五个呢 谁也责怪不起)

继续说后面的事 在为日本运动员庆祝的大堆人里
有一个大人气的人 一直有人和他合影握手 甚至到了要排队的状况
我们也凑过去 很眼熟 直到这时我还在问"这是谁啊" 然后她们说"zoom in!!"
啊!果然!是NTV的知名男主播羽鳥慎一啊 怪不得日本人在这里看见他也大兴奋
很意外 于是很有礼貌的握了个手 他的手很大而且意外的暖 这要是少爷的该多好
很开心的一起照了照片 真人很高挑 也很有气质

就这样 一天从匆忙的过去了
昨天晚上一直很开心 开心的想要掉眼泪 即使是一瞬间 也好
那么近的地方 我觉得我一直看着你 目不转睛的
但我却不能repo出穿了什么衣服 什么姿势 什么状态
想要看得细节太多了 当时却想不到去看
其他人我都能镇定的描述 当时的情景还有细节 只有你不行
可能我只知道我是在看着你 看着樱井翔 不眨眼睛的看



8月18日

棒球场 我们彻底。。错过了。。。他。。
这就是我说的所谓的命运

我们到的时候 距离入口还有50米 突然看到他的车开过我们身边
等走到安检门口的时候 问旁边的保安 刚才是不是有日本人进去了
他的描述无论怎么想都是少爷 再想想路过的NTV专车
我们都叫了 不相信就这样错过了前后只相差了2分钟

附近一棵树都没有 今天是暴晒的那种天气
我们就在远处的一个桥下面坐着 和一个等中居的女孩
还是那样的心态 他进去了就一定会出来 没事的
快到一点的时候 我们到100米以外的一个出口去等 说所有媒体都从这出
中午的太阳很晒 心里很忐忑 有点中暑的感觉
突然大好说"小仓叔!!"
我们才发现一辆NTV的车从我们旁边呼啸而过 里面坐着小仓叔
问了旁边的志愿者 终于有一个明白的说棒球出口在桥那边
我们立刻往那边跑 太阳一点都不留情面 终于跑到了 看到了另几个中居饭
她们说"我们看见少爷了!也就2分钟。" "他对我们挥手了" "少爷特高兴"
我们几个都傻了 几乎同时说"他笑了么?!"
得到的答案是"恩,笑了。" "对,笑了!他挺高兴的" 。。。
。。。
。。。
这次我们没有喊也没有叫 当时的那种心情永远也说不清
像压了块石头 压在心里和后背上 也压在嗓子口 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这真的就是我的命么 有时2分钟 我甚至觉得你的气息还在
我错过了什么 如果这个笑容没有机会见到 那我错过的是不是再也没有办法挽回了
我们算什么A团饭 我以为我会大哭 但是那一瞬间一滴眼泪都没有

被拉下来看完中居再走 但已经什么心气儿都没有了
老头的车出来 他坐在车里面 那几个中居饭举着他的名字 祝贺日本获胜
他点头招手 很的老头 眼睛特别大 表情也很可爱笑着 真的福利很好
我抬起手挥手 脸上挤不出表情 胳膊也很沉
车转过弯 我们几个就走了
还能听见后面中居饭高兴的叫着说话 我们却都沉默
后面开心笑声 砸在我心里 沉闷的疼
不知道是因为一直没有吃饭 还是心里难受 胃一阵一阵的翻滚着疼

回来的路上坐在车上
就想今天这么开心的少爷 如果看见着这福娃的我们会不会更高兴
看到生人那样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呢
像自虐一样的想着这些不可能发生的事



就这样 在暴晒的太阳底下活生生错过了 甚至比从来没有见过还要难受的难受
有些笑容 难道真的注定不属于我们 还是我们者的奢求得太多了
没有责怪谁也不能责怪谁
我们所能做的很少 但我们会不遗余力 即使很委屈
压制住激动 我们可以一动不动有礼貌的看着你 怕叫出来就捂住嘴
我们会很有礼貌的和小仓叔说话 和staff问好
做一个能让你们看来很好很好很给岚争气能让你们同样感到骄傲的岚饭
即使这样 那个笑容还是不能属于我们

我还是哭了 我不想哭
还是不应该灰心 还是应该去感谢
感谢见到他的时间哪怕转瞬即逝 感谢上天让我曾经离你那么近
感谢在身边一直坚持的同伴 还有空中联系的同样为我感到快乐的你们
我想 我该感到满足 还是那句话 能见到你真得太好了。。

All about 岚 | trackback(0) | comment(7) |


<<... 点名仍在继续,我的马力苏 | TOP | ... 080811、080812 repo(?) 瞬间即永恒 >>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说着安慰你的话
不知道是否真的有安慰到你
因为
连我自已都觉得好假
都觉得无法平静
我说 要是我当时肯定特想不通
然而有些事情真得挺无奈的
事无完事 人无完人
感动了 流泪了 生气了 委屈了
见到喜欢的人当然很重要
但是最重要的估计也是这过程中的点滴吧
尽管它们并不全是让人尽展笑颜的

小饼 能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他和他们
是多么心愿啊
现在开始 就好好享受吧
还有 因为你
感觉我自已也有看到他一样
所以还要谢谢你~辛苦~
敬礼~呵呵~

2008/08/19 02:46 | 夏未 [ 編集 ]


 

拍拍饼子
不要不开心
虽然。。。。
没有看到翔君的笑容
虽然
做炮灰的感觉很难受
我能体会那种心情
哪怕他扯着嘴角笑一下
哪怕那个笑容不是因为你们的行为举止
但看到的瞬间
心里就会觉得好幸福
就会觉得之前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句“我曾离他这么近”
俺是最能感同身受的
那种伸手就可以碰到的距离
尽管A团的孩子我一个都没有见过
可那激动,我懂
亲爱的,不要不开心哦
不管怎么样
比起好多好多其他人
你已经很幸运了,真的

继续加油哦
要照顾好自己
为了下一次看到微笑的他
首先自己要当心呢

2008/08/19 16:38 | [ 編集 ]


 

饼酱……
果然每次看你的repo都有要飙泪的感觉……
我可能要用我最鄙视的文艺腔说
其实不管你见没见到他
你为了他哭过、笑过、感动过,这样就很完美啊~~这样也算是青春了一把对吧?

表不开心哦~~来~~笑一笑~~
(这个女的又开始调戏认了……)

2008/08/20 16:15 | 相叶minmin [ 編集 ]


 

饼啊
我可能不能像和你一样的A团饭那么能体会你的心情吧。可能不理解你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微笑那么不能释怀呢。
可是,我的感受是,你真的很幸福啊~~
你也算是北京A团饭的代表了
翔他一定会记得你们这群人的
加油~~~~

2008/08/20 18:10 | 晨 [ 編集 ]


 

餅醬。
又看到你長長的REPO了。
現在心情完全恢復了么。不許哭了啊。

其實最寶貴的幷不是長時間的一次又一次的看到生人,而是那份想要守護他,一次次去等待只爲了看到他的那份心情嘛。=v=

來CHU口~要元氣開心繼續熱血的守護阿拉西啊啊啊。。。=A=

2008/08/21 12:23 | 格子。 [ 編集 ]


 

抱抱饼
真的很慕在北京的姑娘们,之前每次少爷的接机,送机REPO都看过了,还有照片,哭也哭过了一次.
就生生看着REPO我就这么哭了,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为你们的辛苦,为你们的值得,但最多的还是慕吧.
真的,很慕能见到他们的姑娘们,你们是幸福的.

2008/08/22 16:20 | 胖子 [ 編集 ]


 

孩子啊,很久没来你这里逛了。想不到,偶尔窜门一次却看到了你的repo。没想到你真的会去呀,好勇敢。仔细地看了repo,我都不知该心疼我们fan好还是少爷好。大家都不容易啊。何况很多还不是真的翔妈,大家都已经这么拼命了。小仓叔这次真的受到很多少爷饭的关照啊~笑~!!!如果我身在北京,估计也会去看吧,因为那份好奇,我想是会促使我去的。11月的上海,我无法想像会是什么样?但我知道自己肯定不会去看。视频前的节目虽然不真实,但那也是微笑。就这样吧,我就保存着这份美好就可以了。11月的上海,如果大家到时还聚首,请一切珍重。愿这份美好一直能存在大家的心中。那已经足够了。。。。

2008/08/24 06:14 | kayi [ 編集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eskimonino.blog118.fc2.com/tb.php/65-be2d5e09

| TOP |

お元気ですか 餅です!

eskimo

Author:eskimo
eskimo、餅、二宫团团。
25歳。
北京。中國。

到了最后
原来什么也没留下

我们说


上上签

お誕生日

Unbelievable

成分

二宮和也の掲示板
Powered by ジャニトモ

Time After Time

04 ≪│2018/05│≫ 06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搶錢快報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留言

Tip Comment

  • 01/23:Patrick

  • 01/23:Samantha

  • 01/23:kidrock

  • 01/23:Makayla

  • 01/23:Katelyn

  • 01/23:Jocelyn

  • 01/23:Dylan

それぞれ

私の全部

全タイトルを表示

此BO痕跡

最近の時間

人氣?緩慢上升中..

LINK們

ブログ内検索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